关灯
护眼
    齐玄素本来还想继续深谈一下,就在这时,放置在金库内部的「传音阵」亮了起来。

    因为金库隔绝内外,进出不便,所以专门设了固定的「传音阵」进行沟通。

    胡辅理快步接起「传音阵」,交谈了两句之后,脸色微微变化,对齐玄素说道:「齐次席,找你的。」

    齐玄素走了过去,「传音阵」的那边竟然是丁丑灵官。

    不等齐玄素开口发问,丁丑灵官已经开门见山道:「次席,徐辅理急讯,大真人出事了。」

    齐玄素心里一沉:「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不怪齐玄素震惊,换成别人出事,都说得过去,唯独兰大真人出事让人想不通,他是婆罗洲道府中地位最高之人,更是长生阶段的地仙,执掌仙物,代表了婆罗洲道府的最高战力,关键兰大真人还不是在什么偏远地方,而是在婆罗洲道府的大本营升龙府,说他出事,就好像三师在玉京遭遇危险。

    若是兰大真人遭遇不测,那么整个婆罗洲道府也就很危险了。

    这不免让人想到还未结束的凤麟洲战事,如果在战事开始之初,尊攘派下定决心,先把掌府大真人张气寒除掉,那么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丁丑灵官同样不平静:「据说是遭遇了古仙的伏击,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料到。万幸,大真人只是受伤,没有性命之忧。」

    齐玄素立时想起了大虞国主的事情,问道:「是不是与他们有关?」

    这里的「他们」自然是婆罗洲道府的某些人。也就是说,齐玄素怀疑有内鬼里应外合。

    丁丑灵官道:「现在还不清楚。」

    齐玄素又问道:「有没有上报金阙?」

    丁丑灵官迟疑了一下:「还没有,听徐辅理话中透出的意思,这是大真人的决定。」

    齐玄素陷入沉思之中,心绪急转。

    虽然兰大真人没有性命之忧,但透出一股子秘不发丧的意味。

    这就说明兰大真人的状况很不好,甚至是无法正常出面理事,而且堂堂掌府大真人受伤,动静必然不小,也不可能完全瞒过别人的耳目。不过在短时间内外人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具体情况,可能只是有所怀疑,忌惮于兰大真人的平日积威,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兰大真人一日不出面理事,他们的怀疑就会加重一分,然后便会进行各种试探,所以这只是个拖延之计。

    至于兰大真人为何不希望上报金阙,这就关乎到个人荣辱,这也是各道府一贯的做法,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最好不要惊动上面,否则会给上面留下不好的印象,在个人评价上也会受到影响。

    虽然兰大真人年事已高,不求更进一步,但他还有身后名,多少人为了这个身后名不惜一死,谁也不愿意留下个坏名声。所以都是能压就压,能藏就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上报金阙。

    丁丑灵官打断了齐玄素的思绪:「齐次席,我们是不是……」

    齐玄素当机立断道:「先不说了,我这就从金库出去,见面再谈。」

    胡辅理和周永河都望向齐玄素。

    齐玄素尽量保持平静:「我有急事要处理,恐怕要提前离开狮子城,劳烦胡辅理开门。」

    两人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过都知道规矩,没有多问。

    胡辅理直接去打开金库的大门。

    齐玄素最后看了周永河一眼:「账目的事情就拜托周襄理了。」

    出来金库之后,齐玄素见到了已经等在这里的丁丑灵官。

    齐玄素直接问道:「道府那边,徐辅理是什么意思?」

    丁丑灵官道:「徐辅理希望齐次

    席提前结束行程,立刻返回道府,主持大局,以防不测。」

    虽然丁丑灵官在品级上要高于齐玄素,但有一个致命问题,她是灵官,不是道士,灵官是不能直接插手道府事务的,这也是一众灵官排名在次席副府主之下的原因。说白了,类似于前朝大魏后期的文贵武贱,五品的文官也可以参与朝政,武官们哪怕是二品大员,也不见得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