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回东都!

    司马化达也好,司马德克也好,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必须迅速兑现承诺,如果在这件事上稍有迟疑,就会引发整个禁军集团的不满,反过来说,只要坚定的回东都,那禁军似乎就会牢固的团结起来。

    实际上,他们自己目前也是想回东都的。

    故此,在这个共同理念的加持下,外加这个军事集团相当高的军事素质,这才果断发动了一场突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江都军,从而使得整個南下禁军连成一体。

    接着,从三月十五日开始,江都城就连番发出布告,要求士卒开始收拾行囊,点验军械、战马,汇集粮秣、车辆、牲畜、舟船,准备启程归乡。

    竟然是真的履行了之前三月十五月圆归乡的说法。

    当然了,三月十五当日肯定回不去,但大家从这一日开始、从江都开始,立即忙碌起来,准备北归,却是一句实话。

    这其中,不只是禁军们忙碌,连太后与小皇帝都在身体力行的辛苦忙碌……字面意义上的身体力行与辛苦忙碌……没办法,家里死人了,又没人帮忙,他们只能亲力亲为。

    具体来说就是,那日兵变,禁军杀了皇帝,杀了几个将军和一堆侍卫,杀了几个内侍,还杀了齐王的儿女,还造成了一些恶性治安案件杀了不少老百姓……其中,将军和侍卫有禁军收尸,内侍有内侍收尸,就连齐王的儿女和“齐王的尸首”外加江都城内被牵累的老百姓也被司马进达的下属统一收了尸,唯独皇帝被扔在了成象殿上,反正驻扎皇宫的禁军不愿意收尸。

    要知道,这是三月晚春,风和日丽,虫蚁丛生,又到处是血,不过五六日,就已经臭烘烘的满地爬蚂蚁、窜老鼠了……甚至还有蛇!

    那太后跟小皇帝怎么办呢?那是你正经半辈子丈夫,双方感情一直很好;那是你亲爷爷,虽然对你爹不咋地,但对你还算一直比较宠爱,你们俩不收,委实没人收了。

    偏偏宫人和内侍们也因故不能或不愿帮忙,外面的人比如国舅萧余这种也进不来帮忙。

    于是乎,即便太后也是头发花白的年纪了,小皇帝也刚刚长成身子,可俩人只能在那里亲手拆成象殿的门板做“棺材”,然后用白布蒙面装殓……这个过程已经折腾了好几日,原本还想在后花园挖个坑,结果挖到一半的时候,禁军又来催促,无奈只能亲手将“棺材”拖来,然后匆匆覆土,土不够,就拿砖瓦来凑。

    至于碑什么的,现在肯定来不及,太后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还有没有机会跟对方合葬,便只好记住旁边树木池塘的位置,便随禁军出发了。

    没错,禁军只耽搁了五六日,把兵马撤回来,收集了周边城镇的粮食就立即出发了,堪称神速。

    非只如此,禁军到了眼下这一步,居然还是不乱……几日内,他们便商议妥当,部队按照前卫-主力-后卫的方式前行,吐万长论部为前军从大军西侧稍微先行北上,江都大队自正常的运河官道随后,鱼皆罗随即渡江为殿后……这样既能保持军事上的一体,又防止了鱼皆罗与吐万长论这两位宗师进入主力部队,影响这个流亡集团的政治平衡。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一群军人,怎么可能一直英明神武,一直相忍为大家呢?

    那样,他们早三年就回东都了好不好?

    实际上,撤离当日,江都便爆发了一场巨大的骚乱。

    事情起因很简单,曹彻在此地四年,在民间一直没有停过搜罗美女,前后大约千人……那么现在禁军要走,要如何处置这些本地和江南的美女?

    放回家?开什么玩笑!

    禁军上下先行讨论的结果很简单很一致,那就是把这些美人分给当日宫变有功之臣做妻妾。

    说白了,就是要分女人。

    当然了,这事没这么简单,之前几日内,一直有一个巨大反对力量,或者说是一位强力反对者……为了宫中上下打起精神的牛督公以北衙督公的身份公开、坚决的反对,他认为这些本地选的美人不只是宫妃,实际上大部分还是宫人,一旦开这个口子,宫中剩余内侍、宫人迟早要被当成官奴一般被禁军继续瓜分下去的。

    这就好像狼一旦吃羊,就管不住自己嘴了。

    对于三司马而言,牛督公其实不可或缺,因为这位督公是他们用来钳制一前一后那两位宗师的核心棋子,必须要重视。而对于司马化达兄弟来说,可能还要更重要一些,因为牛督公还是他们在内压制司马德克和禁军其他离心者的重要砝码。

    故此,三司马和其余高级将领最终放弃了原方案,准备按照牛督公的意思将这些本地和江南女子留下,让她们自归家乡。

    用司马化达的话来说,就当牛督公好色,这些宫人全都拿来收买牛督公便是。

    然而事情虽然这么定下,可是临到二十一日出发这天,还是出了问题……当时军队已经开拔,宫中内侍、宫人,外加文官,以及小皇帝、太后,还有后勤辎重车队,都已经聚集起来出发,留在宫中的这些南方美人亲眼目睹队列出发,有些人没有按捺的住想归乡的念头,居然尝试逃离宫城。

    结果呢,结果是,前面出发的队列中相当一部分人需要在城北运河渡口上船,所以许多禁军根本还在城内呢,数百名美人直接一头撞到了后续禁军的阵列中。

    这些禁军如何能忍,当即当场抢夺起了这些美人。

    只一抢,混乱很快就漫延出来。

    要知道,虽然大魏之前分批次赏赐宫人给禁军结婚,还有一些官员、军士干脆是自家在江都这里安了家,但这种婚配相对于庞大的禁军军队而言到底是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打了四年光棍的单身汉,早就忍耐不住。

    非只如此,之前的皇权约束现在也没了,律法和军纪似乎也没了,再加上已经启程,多少的挨了一种都要走了不抢白不抢的心态……于是乎,劫掠女子的行为,很快就形成规模……一开始是这些从宫中逃出来的美人,然后就是主动往宫中搜索,接下来就漫延到了城中本就不多的住户的妻女,然后是城外,以及各处乡野市集。

    而且一旦施展了暴力,又怎么可能只是劫掠女子?

    烧杀抢掠,肆无忌惮。

    平心而论,三位司马仆射也好,禁军其他各处高层也好,包括文官的几位头面人物,还有早就表明立场的牛督公,甚至包括没有表态资格的皇太后与小皇帝,都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

    但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控制不住局面,这反过来更加加深了他们的不安乃至于恐惧。

    “牛公,我尽力而为了。”江都城北运河西侧河堤上,司马化达摊手来对,他的东面是运河,西面是官道,此时全都络绎不绝,而他面对着的江都城,混乱和火灾已经则漫延到了全城。“可没办法,我连上头几十个中郎将都没法收拢,如何能越过他们去管下面?”

    牛督公面色铁青,颌下花白胡须似乎又白了许多。

    “名不正则言不顺。”司马进达也随之开口,却居然当众直接了当的自嘲起来。“我们几个弑君之人,如何能服众?便是做了仆射,大家也只会想,那是我们动了手换来的,他们来动手,也能如此。”

    “这倒是个大实话。”司马德克脸色同样不好看。

    “但也没办法。”司马进达瞥了周遭几人一眼,继续讽刺道。“总不能真让咱们的新皇帝主政吧?”

    “这不是想不想的事情。”赵行密冷笑一声。“依着军士对成象殿里那位的愤恨,真要是认认真真打着大魏曹氏的旗号,下面反而要生乱!”

    虽然有些一唱一和的意思,但没有人反驳,这就是一个叛乱加流亡军事集团的根本问题,他们很强大,但内里的权力结构却不够稳固,驾驭和控制这个集团需要很多东西……就目前而言,他们连领导层都不够稳固,遑论层层叠叠,按照军中阶级法控制整个军事集团了。

    “到淮水再说吧!”沉默着思考了好一阵子,也看了好一阵子突然遭此厄的江都城,司马化达忽然甩下一句话来。“到淮水再说吧。”

    然后,直接转身下了河堤,上了战马。

    随即,牛督公回身往运河上的舟船腾空而去,那里数十艘船只用麻绳联结,宫人、内侍,还有皇太后、皇帝,一些仓城里的储存,全都藏身于此,而牛督公闪在已经启程的船队上方,忽得就不见了。

    河堤上几位禁军高层都打量了一下这个明显自成一体的船队,然后也都散开,催促整理军队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