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地元龙宫、陈家商讨婚事诸多事宜非常顺利,按照各方风俗,一一谈妥后,择了吉日,开始了迎亲嫁娶,成亲大典。

    广平郡城前所未有的热闹,各方宾客齐至。

    爆竹声声,锣鼓喧天。

    “起轿,新郎上马,接新娘去!”

    陈府门前,在“媒婆”一声吆喝之下,身穿爵弁服的楚尘一步跨上了坐骑。

    他胯下坐骑,并非凡俗人家的白马、宝马之流,而是一头浑身金色条纹遍布,身形一丈有余的庞然猛虎,虎啸一声,声如炸雷,当真是威风凛凛。

    这金虎,不是旁人,正是大力虎子。

    在其身前身后,也响起了一阵低沉的虎啸之声。

    前面领头的白虎,后面拉撵抬轿者,也不是寻常马匹,而是一头头神虎、猛虎,前前后后,竟有上百头之多。

    这群猛虎并非山中寻常野兽,一个个都是有道行修为在身的虎族同道。

    在听闻陈府与地元龙宫的婚事后,龙岭山乃至整个青州各方虎族同道,纷纷来贺不说,甚至一个个主动愿意承担起了“迎请”事宜,以应“龙虎相配”。

    甚至,昔日楚尘结识,有过交代,如今已然是大神通强者的白虎山君也主动领了“迎亲”差事,成了迎亲队伍的“领头虎”。

    楚尘本以为青州各方虎族道友是看在龙岭娘娘、地元龙君的面子上,不过事实却是并非如此。

    虎族同道如此“热心”,娘娘、龙君的面子固然有,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当年楚尘在广平郡飞剑斩蛟龙,为青州良善妖族出头,抱不平,这才引来青州虎族同道热心相助。

    毕竟,除了龙岭山的虎族在地元龙宫下面讨生活,青州其他地方的虎族根本不用太巴结龙宫,犯不着主动折节,充当“坐骑”的差事。

    这便是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百虎脚踏风尖迎亲,御空飞天,咆哮当空,场面极度轰动,引得广平郡城百姓齐齐抬头望天,议论纷纷。

    当然了,最开心的莫过于城中孩童了,天上下起了饴糖雨,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们追随天上迎亲队伍,欢欢喜喜捡糖果,开心坏了,不停地作揖道喜。

    不多时,迎亲队伍出了广平郡城,浩浩荡荡向着龙岭山地元龙宫赶去。

    迎亲队伍抵达山中龙宫,一群龙族拦住了迎亲队伍的去处。

    为首之人,楚尘很是熟络。

    不是旁人,正是东海龙宫十三太子敖东,此刻,他望着身穿华丽婚服的楚尘,面色复杂。

    “十三太子,好久不见!”

    楚尘拱手一礼,脸上满是笑意。

    “楚兄,恭喜恭喜!”

    十三太子敖东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此时此刻,他已然接受了“青颖嫁作他人妻”的事实,不过说“甘心”,那肯定是不甘心的。

    于是乎,十三太子敖东振臂一呼:

    “想要娶颖公主,可没那么容易,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说的是!想娶颖公主,可没那么容易。”

    在敖东身后,一群龙族青俊,龙女高声呼喊着,声势浩大。

    “楚道友,我们出手拦下他们,你只管往龙宫冲!”

    白虎山君神识传音给楚尘,豪爽大笑一声,说完,他便带着身后一群虎族同道,朝着十三太子敖东杀了过去。

    一时间,地元龙宫上演了一场精彩的“龙虎斗”。

    上百头神龙、猛虎捉对厮杀,显得极为热闹。

    趁着双方打斗激烈,楚尘脚跨大力金虎,带着一驾八抬大轿,娶亲花轿,冲入龙宫深处。

    这其中,也有龙族高手阻扰。

    不过,楚尘没有惯着,施展了【降龙伏虎】大神通,一路碾压,闯了进去。

    直到来到龙宫正殿,他又遇上了拦亲的队伍。

    “呔!”

    一位头有犄角,身穿肚兜的小龙崽子双手叉腰,拦下了队伍,面对这咆哮群虎,他丝毫不惧:

    “想娶我们颖姑姑,先过我这一关!”

    在其身后,一群四海龙宫、江河湖泊各地龙宫的龙子龙孙,前前后后几十头,把个迎请队伍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这群小龙崽子,不是广平郡城中的孩童,不是些许饴糖就能打发,他也不好施展【降龙伏虎】神通对付一群小屁孩。

    不过,好在楚尘早有预料,事先就有所准备。

    徒弟广更生、楚白青当即迎了出去,撒起了饴糖。

    “诸位小友,我师父今日大婚,行个方便,行个方便。”

    一群小龙崽子见有人撒糖,纷纷露出不屑之色。

    “我们可不是凡俗孩童,对这些可不感兴趣.”

    话没有说完,另一边,楚白青微微一笑,将饴糖的糖衣剥开,下一刻,一股奇异的香味四溢。

    “哇!龙香草!这饴糖是龙香草秘制而成的!”

    有小龙崽子惊呼出声。

    这糖果并非凡俗之糖,而是龙族最喜欢的龙香草秘制而成,对龙族,尤其是小龙崽子诱惑极大。

    也就是呼吸间的功夫,这群小龙崽子就忘记了拦路,纷纷出手抢夺“龙香草饴糖”,争的不亦乐乎。

    “哈哈哈哈~多谢多谢!”

    楚尘大笑一声,冲入了主殿。

    也就是这时,地元龙君、龙岭娘娘领着龙宫众人迎了出来。

    “小婿见过岳父、岳母!”

    楚尘不是第一次称呼二老“岳父岳母”,不过这一次,却是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下称呼,显得既熟悉又新鲜。

    龙岭娘娘见了风度翩翩,俊朗非凡的楚尘,笑容满面,越看越满意。

    地元龙君也不例外,前几天他在家中唉声叹气,可是这会脸上却是挤出了笑容,望着楚尘,语重心长:

    “凌霄,颖儿以后就交给你,莫要辜负她。”

    楚尘一凛,当即拱手一礼:

    “小婿日后一定会好好待颖儿,请岳父放心!”

    地元龙君微微颔首,拍了拍楚尘的肩膀。

    他往日的“指点警告”,往日的“霸气”,统统没有了,有的,只是沉默寡言。

    “望你好好待她,去吧!”

    自古以来,成婚之事,皆是早上出门迎亲,傍晚黄昏迎回。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三媒六聘,明媒正娶。

    这是富贵人家婚嫁的大场面。

    地元龙宫嫁女的场面更是浩大。

    青颖头戴金花八宝凤冠儿,身披云霞五彩帔肩儿,坐在八虎花轿上,一箱箱雕龙刻凤的红漆嫁妆的车队化作一条长龙。

    别人家所谓的“十里红妆”,不过是夸词,用来比喻嫁女场面浩大,嫁妆丰厚。

    然而,地元龙宫却是不玩虚的,装满嫁妆的车队头尾相连,一辆接着一辆,绵延数里,一眼看不到头,是真正的“十里红妆”。

    更为重要的是,这嫁妆,可不是寻常“衣裤鞋履,金银首饰”之物,而是成批天材地宝,仙材奇珍,若是放在外界,足以引发轰动,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不过,在青州地界,没人敢劫掠,有的只是羡慕与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