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云汀兰香汗淋漓地伏在他肩上,鹅黄色的裙摆飘摇,隐隐有白皙一闪而过。熬人的紧,她微微喘息,恨得不挠人。

    但某人格外热情,明明才春末却带着酷夏的灼热,恨不得把人融化。

    云汀兰伏在他怀里累的腿软,差点没站稳,人是被抱着洗的热水澡,昏昏沉沉中,某人手又不老实,她着实恼火他的不节制,一爪子招呼回去。

    他这才老实的给她按摩,云汀兰浑身毛孔舒展,沉沉睡去。

    听到敲门声时,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窗外昏暗的路灯也打开了。

    云汀兰打着哈欠去开门,声音带着沙哑,“谁呀?”

    是个姑娘,橙色碎花的连衣裙,腰间系着蝴蝶结,还是个挺时尚的女孩。

    佟进步一愣,见云汀兰眸子水润,红唇微肿,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柔·媚,视线不禁定睛在她脖颈处的红痕。

    佟进步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她虽是个大姑娘,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妞,她知道那是什么,她在她嫂子身上见到过。

    他们竟然青天白日就……不要脸。

    她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阴翳,开口态度自然也不佳,“外面的花你剪的?怎么那么没功德心?怪不得能干出插足别人家庭这样的事。”

    什么花?

    云汀兰能感觉到这姑娘的敌意,尤其是那直勾勾的眼神,恨不得剐掉脖子上的皮,她摸了摸那里,有些刺疼。

    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是某人的杰作,幼稚!

    她倚着门,慵懒地看向佟进步,“第一呢,你说的什么花不花的,我没听懂,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所以你得指责我不认。第二呢,我没有插足任何人的婚姻,我和郑盛是合法夫妻,倒是你一个姑娘,半夜敲陌生男人的房门,不合适吧?”

    “你!”佟进步手指头指着云汀兰半天,气的够呛,“怎么不合适,我就是来质问你为什么要剪外面花坛里的花,那可是郑厂长亲自种的。再说了我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不能敲门?倒是你,一个怂恿别人抛弃发妻原配上位的坏女人,有什么脸指责别人,不要自己龌龊,看谁都觉得人家和你一样不要脸。”

    见那女人不知道为何突然心情很好的笑出声,佟进步更气,心里对郑盛也很失望,一方面有些仰慕他,一方面又唾弃他始乱终弃。

    她嫂子说,她岁数大了,再耽误下去真成老姑娘了,趁着爸爸平反,赶紧找个好男人嫁,免得夜长梦多。

    不怕二婚,但要功成名就,还说郑盛最合适,他不把糟糠妻带过来,肯定是没感情,她年轻漂亮又有文化,比那些农村泼妇强百倍。

    那时她是心动的,觉得粗鲁的村妇确实配不上温文尔雅的郑厂长,而自己一定会视他的孩子如己出。

    可现在见郑厂长竟然真的抛弃发妻另娶其他女人,她离家出走的理智,突然回来了。

    她差点也成为这样破坏他人家庭的坏女人,心里有愤怒,更有隐秘的羞耻。

    “小姑娘,谢谢你的打抱不平,但是呢,我是他的原配发妻,今年都奔四十了,我俩呀,青梅竹马,发妻原配!”

    云汀兰忍着嘴角笑意,挽上宋今寒胳膊,问他,“这姑娘说,你种的什么花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