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侠客话是让人信服,现在队伍里面除了甘舒以外,根本没有人对他有意见,甘舒也没有办法明面上对他做什么。

    而且可恶是,每次甘舒提出两人一起去寻找线索时候,侠客会笑意盈盈地答应,但是在外出过程中,却完全找不到可以触碰到他机会。

    要不是甘舒一直小心谨慎,真会怀疑侠客是不是知道了他真实身份。

    重要卡片也几乎被侠客和其他几位核心成员拿捏在手里,完全找不到一丝破绽。

    现在也是——

    明明是他把爱丽西娅带了回来,但是又一次要被侠客给劫走了。

    “我也要一起,爱丽。”柯特握紧了爱丽西娅手,有些防范侠客。

    “柯特?”

    “可以吧。”柯特没有看爱丽西娅,他知道爱丽话不会有什么意见,扬起嘴角学着侠客样子对侠客笑道。

    他知道,刚刚也听到,奇犽哥哥也在这个GreedIsland游戏里,而且酷拉皮卡去找他了。

    真嫉妒!

    那家伙不仅和爱丽西娅关系那么亲密,和奇犽哥哥也是如此。

    但是柯特也知道了不少情报,比如库洛洛还有玛奇封念,就是酷拉皮卡做,而且这件事情,哥哥是幻影旅团榜上有名帮凶。

    要是幻影旅团要把酷拉皮卡除掉话柯特虽然不会动手,但是也完全不介意,不过说不定会连累了爱丽西娅或者奇犽哥哥。

    要是哥哥死掉话,揍敌客家和幻影旅团是绝对不死不休。爱丽出了什么事情他也绝对无法接受。

    所以不能让爱丽西娅带着侠客见到酷拉皮卡和哥哥。

    “一起吗,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今天话我得把资料都告诉爱丽小姐,大概不能照顾到柯特了,如果可以话甘舒先能带一下吗,稍微带着这孩子了解一下现在情况。

    毕竟爱丽和柯特都是甘舒带回来呢,柯特也像是有武力值,一定很靠谱。”

    “我一起听也没有问题吧——”柯特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没事,就算是组织,也不用一直待在这里,不用担心我。等工作都安排了之后,我们两人再一起去吃晚餐吧。”爱丽西娅揉了揉柯特脑袋。

    两人……吗,似乎他还从来没有和爱丽西娅两人一起出去过。

    “对呢。”侠客也迎合道,“柯特还真是黏爱丽小姐。”

    他一开始就知道爱丽西娅肯定会帮着自己说话,这种情况柯特还能说什么,只能不情不愿地同意了。

    侠客在圣西雅和爱丽西娅认识事情柯特并不知道,所以才会担心爱丽西娅。

    而且和甘舒一起话,柯特就没有时间去注意爱丽和侠客谈话了。

    “那么我们换个地方吧,爱丽小姐。”

    “好。”

    两人表面上生疏,实际上早就串通一气,说着就一起出了山洞,留下一群注视他们背影人。

    柯特目光可怕地看着侠客背景,等他们完全消失在了视野内,才转移了目光。

    这个甘舒,之前想对爱丽西娅干什么,他眼睛可不瞎,耳朵也不聋,正好,现在探探他底也不错。

    在把酷拉皮卡挣脱一个小时后,爱丽西娅又把柯特也给托管了,全部都是因为侠客。

    和侠客分别时间和酷拉皮卡差不多久,而且两人也没有怎么打电话,联系得非常少。

    山洞外面除了树林就没有别东西了,出了山洞之后,爱丽西娅没有说一句话,侠客也没有说一句话。

    等到侠客差不多觉得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才停下了脚步。

    “好久不见呢,爱丽。”他语调变得更加轻柔,眼底笑意也真实了起来。

    “真是,前辈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在学校退学之后,居然跑来当猎人了。”

    “消息真灵通啊,爱丽也是哦,我居然都没有发现爱丽是念能力者。”侠客失笑道。

    不愧是天才呢,爱丽西娅,连他这个算得上不错念能力都没有发现她异常。

    之前怀疑爱丽西娅是念能力者,没有想到真是呢,就是不知道爱丽西娅「发」……

    “但是。”爱丽西娅向前一步,轻轻搂住了侠客。“前辈没事真是太好了,还能够见到前辈真是太好了。”

    “什么嘛,我可没有和爱丽断过联系,就算退了学,也绝对不会无视爱丽。”侠客轻轻地拍了拍爱丽西娅背。

    “但是我会很寂寞,前辈不在话。不过也是没有办法事情呢,大家注定会分开。”

    “爱丽……”

    想把她带走,不想让她再离开了。

    之前明明一直在想,若是再见到话,就告白,让她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但是,和自己一起话,爱丽西娅大概……会死掉。

    “总之先说说爱丽为什么来到这个游戏吧。”侠客无奈地转移了话题,“艾尔拉拜托那种话,虽然骗其他人话完全没有破绽,但是可骗不过我哦,她那个性格,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吧。”

    “那还真是遗憾,不过糊弄别人话已经足够了。”爱丽退出了他怀抱,左手抱着右手肘,“来这里说是目话,只有一个,得到『大天使呼吸』,前辈呢。”

    “好巧,我也是,因为一个同伴受了伤,所以很需要那张卡片呢,爱丽你生病了吗。”

    “恩,以前落下后遗症,现在内脏衰竭,不能剧烈运动,大概以后也会短命吧。”

    “……后遗症?”

    “嗯,很久之前事情了,我也没有跟别人提起过,小时候母亲有虐待过我,而且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没有办法呢。但是这也不重要,只要有那个卡片话,就能痊愈了。”爱丽西娅轻飘飘地带过。

    “不过前辈也和我一样坏心眼啊,两人居然想到一起去了。”

    “坏心眼什么,就算是我也会伤心哦,但是爱丽骗起人来完全都不会心虚啊,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