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

    浴室里,扫视过虞婉尘,左宾嘴角直抽搐。

    是自己没有边界感,还是这女人没边界感,又或者…她是不是已经被吓懵了?

    懵了是正常的,左宾如是想到…长枪所至,他对自己向来很自信,哪怕他还是个处级鉴宝水货。

    心中忐忑,左宾在浴室里磨蹭了十来分钟,他一咬牙,索性赤裸着健硕身躯,从浴室里堂而皇之地走出来。

    漫散着虞婉尘独有香味儿的闺卧里,气氛僵硬得可怕。

    床上床下,大眼瞪小眼。

    一秒、两秒、三秒,然后…聪明千金眼睛越瞪越大。

    这个表情,左水货很满意。筆趣庫

    “嗯,接下来虞、虞小姐可得做好准备了。”

    水货喉咙滚动,说话间,眼眉直跳的他,一把扯开裹着小美人儿娇躯的薄被。

    刹那间,左宾眼瞳就幽绿起来。

    平日里见虞婉尘,他单纯是觉得这女人容貌身段皆是极品,奈何其没有什么感觉,左宾也懒得多想。

    现在…脸蛋儿玄白如玉,吹弹可破的虞婉尘,她的娇躯却散发着淡淡的粉红色光芒,她的腰身没有半点儿多余的赘肉,但也不是大街那种追求排骨似的畸形美。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增之一分则腴,减之一分则瘦,莫过如此。

    至于其他…虞婉尘并没有褪下贴身的天蓝色内衣,可仅是略扫几眼的朦胧美,就让左宾头晕目眩。

    他甚至…甚至有种立刻膜拜感激风清世的冲动。

    “不、”

    怎料水货眼皮跳得越发频繁,大床上,两只小手一上一下遮体的小美人儿,在左宾上前一步后,终于绷不住羞赧而颤抖的心绪,她连忙将薄被扯裹在身上,这次就连小脑袋都缩回被子里。

    “你、你、你…”

    被子里,聪明千金瓮声瓮气‘你’了半天,还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亦是此刻,遮掩的胴体掠回了水货的思绪。

    他望着床上缩成一团的虞婉尘,连忙搓了搓自己发烫的脸庞,随后风似地将衣服穿好。

    “咳咳、”

    地上,左宾干咳两声,他揉了揉喉咙,‘波澜不惊’地说道:“这个…虞小姐能正视自己的内心,这就很好。”

    “嗯,以后虞小姐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话落,左宾压根儿没给虞婉尘反应的时间,他转身逃离闺卧,出了客堂。

    夜风吹过水货的脸庞,让他更加清醒。m.

    想到八手兄弟可能在监控室注视自己,左宾佯装静心,沉稳有力地朝后堂走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不,我绝不相信那是我自己。”

    后堂,左宾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他肆无忌惮地表达着对自己的唾弃。

    就在刚才,他左宾,杭市即将崛起的鉴宝新星,从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美色为何的处级大男人,竟然、竟然…变得不像自己。

    他很想坚定地表示,在他扯开虞婉尘被子的那一刻,他是心思清明的,他就是想吓一吓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女人。

    可身体远比语言更诚实,他的眼神甚至心境,都在那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的,他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雄性,而他差点儿释放了雄性的本能。

    “不、这和我没关系,是、是那个女人太诱人了。”

    “对,和我没关系。”被子里,水货沉声道。

    “姐姐,掌柜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