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顾老太君面红耳赤,谁能想到看起来文文气气的景王妃,嘴巴如此不饶人。

    “景王妃你竟如此欺我宁国公府!”

    顾老太君气的下巴都在发抖,来到盛京这些年,脸面没被这般落下来过,在场众女眷时不时扫过来的目光,就像是凌迟的刀,让她待在这里的每一刻都极为难熬。

    “顾氏,本王妃看你年岁大愿意给几分薄面,敬你一句顾老太君,奈何你倚老卖老,装腔作势,并非本王妃欺宁国公府,是你欺我景王府无人!”

    欺我景王府无人这句话一出来,别说顾老太君,其他女眷脸色皆是一白。

    谁不知道景王爷如今是皇上的逆鳞,因着景王爷的事儿,已经有好几个官员触怒龙颜丢了脑袋。

    这句话直接把问题引到景王爷战死家眷无依靠的层面了,皇上若是因此震怒,会引发什么后果众人不敢想,在场之人都有可能受到波及。

    “景王妃不要含血喷人!宁国公府供奉着顾家祖宗牌位,皇上都认可宁国公顾家人的身份,景王妃却说破落户来伤人,此事我定要禀明皇上!”

    顾老太君说罢,转身大步离开。

    这番狠话看似撂得足,实际顾老太君心里慌张极了,简妤说出那句欺我景王府无人的瞬间,她一下就清醒了。

    宴会上如何顾老太君已无从关心,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此事怎样解释,才能不引起皇上的雷霆之怒,首先一定要快人一步!

    在此事传到皇上耳朵里之前,先求见圣上先把事情解释一遍,别让旁人添油加醋,此事容不得耽搁!

    顾老太君平日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总是慢悠悠走着,一副华贵自得的模样,然而此刻的她脚底下都要冒火了,恨不能飞起来似的。

    “王妃娘娘,顾氏要去恶人先告状了,您要不要进宫看看?”

    看到顾老太君吃瘪,张老太君心里爽极,他们张家靠的是军功安身立命,所得荣华富贵都是在战场厮杀得来的,本身她就看不上宁国公这种靠家世庇荫上位的人。

    二人性子也是属于天生不对付的类型,互相都看不上眼,顾老太君曾故意在张老太君面前说武将如何不好,作为武将的夫人张老太君当然不乐意,俩人有了梁子。

    顾老太君最会背后说小话,这种人要去告状言论会一套一套的,对景王妃可能不利!故此张老太君提醒着说道,她怕景王妃吃亏。

    “无碍,咱们继续进行赏花宴,不必搭理跳梁小丑。”

    张老太君告状?能告到算她赢!真当自己是正经顾家长辈了?此事简妤心里有数。

    一众女眷闻言重新落座。

    在景王妃摔碎茶杯站起身和顾老太君“吵架”的时候,在场坐着的女眷便都起身了,景王妃不坐她们哪里敢坐着!

    见景王妃对顾老太君离开毫不在意的态度,众人心里有些嘀咕,也不知道这景王妃是性子莽撞,还是真的无畏。

    “张老太君这场赏花宴虽然还未进行观赏,仅是闻到花香就可以确定,这是本王妃来盛京后参加过最好的赏花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