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薛胜男闻言,心中一喜,朝着他福了福身子,“恭喜大人,很快就能荣归故里。”

    程威脸上的笑容一直退过下去。

    他立即修书一封,让暗探将这信件先送回齐国,让陛下知晓此事。

    查出五王爷身在何处,已经是功劳一件。

    等将五王爷带回齐国,那功劳就更大了。

    他随后就吩咐心腹,将收藏的雨前龙井泡上一壶茶,他须得好好感谢薛胜男一番。

    “还是多亏了薛姑娘提供的信息。”

    程威对她没了先前的想法。

    他年少时离开齐国潜入穆国,虽有功劳在身,但家族兄弟未必能容得下他。

    他离开太久,对齐国可谓是有些陌生了,他需要有能人在自己身旁,得到陛下的重用,迅速站稳脚跟。

    所以,他恭敬客气的给薛胜男倒了一杯热茶。

    双儿咽了咽口水,神色激动。

    她们终于得到了承认!

    以后一片光明灿烂了吧?!

    薛胜男则是不亢不卑,只是嘴角含笑,一举一动仍是保持着世家贵女的风范。

    她举起茶盏,微微颔首:“是程大人信我,才为自己挣下了这一份功劳。”

    程威对这话颇为受用。

    他爽朗的笑了笑,道:“薛姑娘这样的女子,留在闺中绣花的确是浪费了。不过我倒是想知道,薛姑娘怎么知道楚五郎就是陛下的亲弟弟?”

    薛胜男抿了一口茶,才慢声说:“有一次薛嫣儿在外饮醉了酒,我只好去接她回府,碰好遇上了楚二爷,他也是醉得厉害,与友人抱怨,说自家大哥对一个养子都比自己要好,他的友人让他别乱说,可我后来一看楚五郎,就知道楚二爷说的不是假话。”

    程威给她添了茶,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薛胜男接着道:

    “楚五郎的面相可不一般,就算他来日不称帝,也会成为一方大人物。而他还身带紫气,本该就是皇族中人,可他偏偏姓楚,咱们穆国皇族又没有私生子流落在外。反而,我在黑市里听说了齐太子,也就是当今的齐帝重金寻找弟弟的事情。”

    “我又是多方打探,知道了齐帝的亲弟弟是什么年纪,果然,与楚炎是差不多大的,所以我才斗胆推测。”

    程威暗暗吃惊,这薛胜男不仅有本事,连心机和手段也非同凡响。

    他点点头,“我已经约了楚五郎三日后在永乐楼一聚,你确定当日萧婉仪必定作动生产?”

    薛胜男神色认真起来,甚是坚定:“我得了她的时辰八字,给她算过一卦,她肯定在那日作动生产,大人只需按计划行事,无需担心别的。”

    程威叹了口气:“怎能不担心?先前赤火门少主拐走楚四郎,做了一出移花接木假死局,不也被九王妃识破了?他可是楚家五郎,想要带走他,就得先过九王妃这一关。”

    提及南璃,薛胜男只是冷哼一声,浑不在意说道:“旁人都觉得楚南璃厉害得很,可她又不是有三头六臂,她管得了萧婉仪生产,还能管得上楚炎的失踪吗?等她反应过来,我们已经借着瞬移符跑得远远的了。尽管她画在楚炎身上的符篆能定方位,但我们一到齐国便是安全了,谅她也不敢追来。”

    程威睁大眼睛,又是吃惊不已,“薛姑娘竟然画出了瞬移符了?!”

    薛胜男含笑,脸上有几分得意:“不错。”

    瞬移符是南璃顺手就能画出来的符篆,还借此办了不少事,立下不少大功。

    薛胜男便让程威寻来符书,她有样学样,揣摩好些天,终于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