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荒村有个小伙,他六岁的时候,妹妹才两岁。在矿上打工的父母就被压死了。矿上给家里赔了一大笔钱。他外婆家为了那笔钱把他们兄妹俩接走了。可是兄妹俩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外婆把钱拿走给舅舅娶了媳妇,舅妈不是个良善的,根本不给他们吃。妹妹饿得去和猪抢吃的。”

    他说着,嘲弄地冷笑:“后来,小伙去村里告发了外婆一家,村里把兄妹接走了寄养在了一个阿婆家。那一年小伙八岁,妹妹已经四岁了。为了照顾妹妹,他开始和大人一样下田干活,他只想要养活妹妹。到了他十六岁的时候,村里有征兵,他就去了。他也想要照顾妹妹,但征兵的钱很多,比他赚工分多。可当他回来的时候,妹妹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妹妹了,她变得自私又卑劣,与当年虐待他们的外婆舅妈一家子一模一样。可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想要给妹妹最好的生活。”

    苏欣欣听到这里,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惯子如杀子。”

    林爱国静默,许久后又继续缓缓道:“是啊!因为小时候太苦了,我总是希望妹妹能过得好一点,更好一点,再好一点的。可是在我没有照顾她的这段日子,她变得面目全非,也或许她本身就这样,小时候并不明显,长大了就都显现出来了。”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后来他残废了,妹妹一天未照顾,他最后是死在妹妹手里的。他死后,妹妹把他的尸体藏了十年,就为了领抚恤金。可能是老天觉得对小伙太过残忍,让他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他重新回到了被妹妹勒死的那一天。”

    苏欣欣听着林爱国说的这些,心中震惊。

    她虽然原本有了猜测,听他亲口说出来,她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两个人都是被亲人害惨了的人。

    曾经那么深爱的家人,最后却被利用得彻底。

    她前一世苦了一辈子,不过是想要一个家,想要家人的爱护,最终落得不得善终。

    林爱国是爱妹妹,满心满眼都是妹妹,最终却死在了亲妹妹的手里,何其地悲凉。

    “欣欣,所以我与世俗之人是不同的。一个死在精心呵护的亲妹妹手里的人,一个被亲妹妹藏尸十年不得善终的人,哪里还相信什么骨血至亲。这些牵绊对我来说都是过眼云烟罢了。”林爱国一字字地与苏欣欣说:“我只是想要一个家,一个爱的人,没有伤害,只有爱的家。我不在意孩子与我是否有血脉,我只在意我的家有没有爱。只要彼此心里有对方,只要自己心里当成一家人,血脉并不重要。”

    苏欣欣看着林爱国,轻声呢喃了一句:“好!”

    林爱国看着苏欣欣美丽的面容,也笑了。

    那笑容如春风和煦,让冬日的寒风都有了暖意。

    这一刻,苏欣欣终于敞开了心扉接受林爱国。

    都是有着一样痛苦经历的人,只是想要相互汲取温暖,为什么不可以呢。

    两人牵着手站在那。

    他们没注意不远处的院子里,两个大人,三个小孩子在偷看。

    傅建民闷闷地问:“王阿婆,嫂子和林爱国结婚了,会不会不要我?他们说我是嫂子的累赘。我不应该跟着嫂子的。”

    王阿婆冷哼了一声:“你嫂子要想丢下你,还带着你跑来跑去的。她都带着我老婆子折腾,害怕丢下你。”

    傅建民沉默了一下,小声嘟囔:“我就是害怕嘛!”

    小和平,安宁和平安捂嘴笑着:“那我们是不是要有爸爸了。”

    三个孩子其实已经从孙母还有王阿婆口中知道了一些叶建国的事。

    而且小和平现在在念书了,是非观已经有了。对于自己亲爸的那些行为,他心里也明白是不对的。

    是他不要他们母子四个人的,不是妈妈不要他。

    他心里觉得:既然他不要妈妈和他们,那他们就要过得更好,气死他。让他后悔去!

    自然这些想法他也只是一个人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

    第二日,林爱国照常陪着苏欣欣去摆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