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天仙州,乃是上界三千州之一,位于三千道州腹地,乃是整个上界都少有的繁华之地。

    在如今三千道州之中,天仙州的排位可谓是相当靠前,其实力雄浑,资源丰厚,因此也就格外的繁荣、富饶。

    而在上界诸多州陆之中,每一个强盛的大州,往往都有着无尽的传说与隐秘,关乎着那早已消逝于古史之中的上一纪元,供世人不断的探索与寻觅。

    天仙州,亦不曾例外。

    这一州自古便有传说,此州有真正的长生遗藏,关乎着上一纪元的真仙,甚至蕴含着那位仙道存在的全部传承。

    就连天仙州之名,都是由此得来的。

    如今在天仙州传承的几大道统,就或多或少的与那传说中的长生遗藏有关,均得到过部分传承,才能辉煌亿万载岁月,强者恒强。

    就比如该州之上,闻名整个三千道州的天仙书院,便是如此。

    天仙书院就坐落在天仙州边缘,创立于纪元之初,漫长岁月中,这一教雄视整个天仙州,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而这一古老道统,就是依靠着传说中的真仙遗藏立教,才能够有今日这般的威势——

    根据一些古老道统的记载,天仙书院之所以能有今日威势,是因为他们昔年的始祖气运滔天,曾侥幸入得遗藏,自其中得到了一面真仙遗刻,带回人世间。

    而那面真仙遗刻之上,记载着真正的仙道传承,蕴含长生道韵,极其非凡与神秘。

    亿万年间,天仙书院代代传承着真仙遗刻,从未有失。

    至于外人,在如此强盛的道统面前,那些歹人自然也不敢生出什么觊觎之心,生怕引来天仙书院之中的强者注视,被雷霆手段诛灭。

    正是依靠着那真仙遗刻,天仙书院才能屹立漫长岁月而不衰,在近乎一个纪元的积累之下,实力越发的深不可测,连仙殿等上界至强传承,等闲也不会与之交恶。

    所谓执天仙州牛耳,称尊一州之地,其实更像是这一脉在藏拙,敛去了不少真正的底蕴,才显露出的部分气象罢了。

    ……

    作为实际上的一州主宰,天仙书院异常恢宏与磅礴,它的占地面积更是极广,远胜一般的巨城。

    书院之中,有七彩云霞蒸腾,各种建筑宏伟而高大,甚至还有诸多灵山、飞瀑映衬点缀,在书院深处,更有大河穿过,甚是瑰丽。

    它享誉盛名,三千道州虽然浩瀚无垠,但是这座书院的悠久与强大却名动三千州,是最顶级的道统。

    世人皆传,天仙书院之中,坐镇着不止一位教主级高手。

    甚至其老院长,更是一尊深不可测的上界巨头,不仅自身功参造化,还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有不少如今叱咤一方风云的上界霸主,昔年都曾在这位老院长座下听过讲。

    事实上,上界一些真正的强者都知道,天仙书院的这位老院长,乃是一尊货真价实的遁一境大修士,至尊不出,这等存在几乎无人可敌。

    而这位老人,也是如今天仙书院最大的依仗所在。

    可以说,只要老院长还在世上,天仙书院,就永远可以屹立于三千道州之巅,镇压一州,搅弄天下风云。

    只是此刻,在这个当世最顶尖的道统的深处,气氛却颇有些诡异。

    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峰,石峰之巅,乃是一个看上去年代极为久远的石窟,石窟之中,则盛放着一块看上去极为古拙的石碑。

    石碑之上,竟有金色的字刻在流动不时绽放出金色的毫光,其上涌动的力量极其圣洁,似乎能涤荡世间一切黑暗与不详。

    只是眼下,那那金色的字刻连带整个石碑都被封禁了所以异象都被压制在石窟之中,不得外露。

    同时,在石窟之外,正有五个老者在镇守,其中最弱的都是积年天神,为首者更是一尊巅峰虚道教主。

    可是,哪怕如此之多的强者一齐出手,石窟之中的石碑异象也没有被完全镇压,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显而易见,如果情势继续这样发展的话,要不了多久,石窟内的局面就会彻底失控,异象也将完全冲破天仙书院的封锁,爆发而去。

    一想到这种可能,石窟外的几个老者都不由得面露苦色,为首的虚道老者更是面色紧张,时刻紧盯着石窟,以防意外的发生。

    ……

    另一边,在这个古道统的最深处,有一座看起来颇为清净古拙的小院矗立着,似乎不受岁月侵染一般。

    小院不大,风格更是迥乎于天仙书院本身的那股庄严壮丽之气,反而是在装饰上特意凸显出了几许古意,显得颇有一番韵味。

    而在小院之中,此刻只有两个人站在其中。

    其中一人看起来还在壮年,华服宝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堂皇道韵,道躯之上有神纹隐现,其脑后,更是环绕着一轮如大日般的宝轮,周身气势恐怖沉凝到了极致。

    这赫然是一尊教主级的人物,放眼整个三千道州,也绝对称得上是一尊至强者了。

    不过,这样的一尊人物,却与古拙的小院格格不入。

    小院之中的另一人就不同,不比那教主强者的壮年姿态,这另外一人,却是一身形都略有些佝偻的老者。

    只见这老者须发皆白,身着粗布麻衣,看起来,倒是与那凡俗之中的农家老人无异。

    其周身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气势,仿佛其真的只是一个耄耋之年的凡俗老人,没有其他身份。

    此刻,老人正在侍弄花草,没有怎么理会他身后执弟子礼的华服教主,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他就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俗花农一般。

    只是,无论是这地处天仙书院最深处的院落,还是那正执弟子之礼的华服教主,都在说明着,这白发老人必定不会是一般人。

    果然,下一刻,华服教主的一番话,暴露了这老者的真实身份。

    “老师,如今真仙遗刻异动,异象几乎已经无法压制,局面比预想的要危急不少。”

    “还有凤舞那丫头,自她去了火州之后,更是杳无音讯,连太元都失去了联络。”

    “弟子虽无能,但也知道,这这一桩桩一件件,恐怕是有人在针对我天仙书院啊!”

    “您功参造化,乃是我教的定海神针,为今之计,弟子只能来请您再度出山,以震慑宵小,安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