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重明老祖,北泽长城。”

    仅八个字。

    虚天瞥了一眼字条后,冷笑:“当真是一份厚礼,可惜也是借刀杀人的阳谋。”

    凤天破境天尊级后,下一步,必然是冲击半祖。

    当世诞生了多位半祖,但并不代表这条路好走。

    实际上,哪怕这个时代破境的难度降低,天尊级和半祖之间依旧隔着天堑。

    有逆天机缘加持,半祖之路,才能走得相对平顺一些。否则,再过一个元会,凤天也未必能够触摸半祖境界的边界。

    毫无疑问,对她而言,当今宇宙最大的机缘,便是与娲皇宫、龙巢一起出世的妖祖岭。

    也包括生长在妖祖岭上的梧桐神树。

    九大巫祖之一妖祖的遗留之物,有可能是直接跨越时间长河,被送到这个时代。这价值,不是寻常始祖的遗留之物可以比拟。

    超越了七十二品莲的破境机缘“九首印记”,怒天神尊的破境机缘“冥河”。

    重明老祖掌握妖祖岭和梧桐神树,可以叫板半祖,便能看出其中价值。

    就算得到妖祖岭和梧桐神树,依旧无法破境半祖,但凤天借此能拥有叫板半祖的战力,吸引力依旧致命。

    怒天神尊道:“永恒真宰若要借刀杀人,岂不是说,尸魇没有在北泽长城?”

    凤天道:“本座也是这么认为的!若冥祖派系的老巢在北泽长城,有始祖坐镇,永恒真宰送来这张字条,便没有任何意义。”

    张若尘眉头微微一掀,道:“凤天终究还是心动了?”

    “为什么不心动呢?”

    凤天眼神锐利,似能直刺入张若尘的内心,道:“这十多万年苦修,加上命祖神源的帮助,本天命运十二相皆大成,方破境天尊级。要再进一步,唯有十二相道合一,从而真正回归命运本道。这便是我的大道,空灭法一!”

    “就像七色之光合一,化为一束白光,普照天下。白光本无色,但必须有它,我们才能看到五彩缤纷的世界。”

    “在破天尊级的那一刻,我便看到了自己的上限,此生都不可能空灭法一。十二相道合一,那是始祖的境界,是命祖才达到过的境界。”

    张若尘道:“凤天认为,妖祖岭和梧桐神树能够助你打破上限?”

    凤天眼神柔和下来,道:“无论能不能,这都是唯一的机会。你可知命运之鼎天鼎,是九大巫祖中的哪一位祭炼出来?”

    张若尘心中一动,道:“莫不是妖祖凤凰?”

    凤天点了点头,道:“或许这就是当年命祖选中我的原因。”

    此时她所说的命祖,当然不是真正的命祖,而是残魂归来的宫南风。

    在无常鬼城,凤天就给张若尘讲过。在她记忆深处,她的本体尸身,从三途河流域的地底诞生出意识后,曾有疑似命祖的男子教导过她一段时间,这是她会修炼命运之道,拜入命运神殿的根本原因。

    甚至有可能,她的意识,本身就是命祖赋予的。

    命祖临死之际,将喜门留给凤天,正是印证了这一点。

    如凤天自己猜测的一般,命祖明明有很多选择,为何偏偏选择了她?

    要说凤天的尸身,与荒古的妖祖凤凰有一定联系,张若尘都是信的。

    命祖重活一世,依旧以战胜冥祖为目标,怎么可能花费那么多精力做一件无用的事?

    凤天道:“凤凰妖祖在命运之道上的造诣,或许不如命祖。但胜在生在荒古,可以收集到更多的命运属性的天材地宝,用以铸鼎。”

    “张若尘,你知道你为何到现在尚不知道天鼎的正确用法?或许,要运用天鼎的真正威能,得借助妖祖岭和梧桐神树才行。”

    张若尘道:“所以凤天需要的,不只是妖祖岭和梧桐神树,还有我手中的这只天鼎。以天鼎的真正威能,帮你达到十二相道合一的空灭法一之境。那我能不能以天鼎做为筹码,阻止你去北泽长城呢?”

    “我做出的决定,几时会改变?”凤天道。

    虚天眼神在凤天和张若尘之间来回闪移,感觉这两人有些不对劲。

    已经决裂了?

    张若尘继续道:“我认为,用命运奥义尚且无法让天鼎展现出特殊力量,用妖祖岭和梧桐神树更难。”

    “这是神界和永恒真宰给你挖的坑,就等你往里跳,清醒一点。”

    “为何相信永恒真宰,不相信我?待我破境始祖,我一定可以催动天鼎的所有力量,助你融合十二相道。给我一点时间,不需要太久。”

    短暂的,陷入寂静。

    几人的呼吸都好像消失了!

    怒天神尊道:“我认为若尘说的有道理,没必要明知被利用,还要跳进去。”

    半晌后。

    凤天低声说出一句:“天鼎并不是你的。”

    张若尘看向凤天的双眸,但凤天并不与他对视。

    “哗!”

    张若尘唤出天鼎,托在掌心。

    鼎身上,牧牛农耕,天火燎原,劫雷降临,福禄之光照耀大地……等等古老的图文在闪烁。

    “凤天炼化了命祖神源,身具始祖神气,想来是可以催动天鼎。今日,鼎还你了!”

    张若尘起身便走,走到门口之际,停步道:“劝一劝她,去北泽长城,与送死无异。”

    天鼎是凤天当初借给他的,这一点,张若尘一直很清楚。

    之所以,没有与她分彼此,是觉得他们之间不需要分彼此。

    只要她要的,张若尘有的,张若尘就一定会给。张若尘没有的,也会想办法帮她取到。

    因为张若尘永远记得凤天不止一次救过他性命,也曾在他最危险的时候庇护他。

    但当今天下,所有修士都知道,张若尘在收集九鼎。

    要阻碍他的,可以是身为黑暗之鼎的石叽娘娘,也可以是执掌时间之鼎的阎无神,怎么也不应该是凤天。

    凤天要回天鼎,是理所当然。

    但凡是在别的时候,别的语气,别的方式,将天鼎要回,张若尘是绝对乐意还给她。

    实际上,此次前来命运神殿,张若尘就有将天鼎和命祖吉门交给凤天想法。

    毕竟现在,距离收集齐九鼎还遥遥无期,而天鼎却可以让凤天的战力提升一大截。做为命运殿主,执掌天鼎,也更名正言顺。

    命祖吉门对张若尘已经失去作用,交到凤天手中,才有更大价值。

    但凤天以这种近乎要和张若尘决裂的方式,将天鼎要回,张若尘怎会没有情绪?

    更让张若尘郁闷的是,自己明明是为了她好,不想她被人利用。她却不惜与张若尘反目,也要一意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