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二十四诸天征战之地,哼,你问老夫做什么,问昊天和阎寰宇去,他们经历了那一战,他们最清楚。”

    虚天捧起茶盏,用盖子滤了滤,咗起嘴,吸饮了一口。

    昊天早就将当年的征战之地告诉了殒神岛主,殒神岛主担心张若尘好奇心太重,所以,只将秘密告诉了池瑶。

    万一他和昊天这些老一辈的修士,有什么不测,池瑶将来可以把秘密转述张若尘。

    殒神岛主的担忧,显然是有必要的。

    后来的无定神海之战和幽冥地牢之战,他和昊天的确险些陨落。

    面对长生不死者,殒神岛主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到哪一天。

    张若尘道:“我好奇的是,虚天前辈对逆神碑物质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当年六祖拼了命,都要带回来的东西,必然是有不同寻常的价值。

    逆神碑物质能够于无形之中,磨灭一切铭纹、天地规则、规则神纹,恰于虚无之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今天下,谁比虚天的虚无之道造诣更高?

    正是如此,张若尘才觉得虚天可能真的了解一些别人不知道的隐秘。

    虚天道:“任何一则秘密,都是有价格的。没有好处,本天凭什么告诉你?”

    张若尘道:“虚天难道不想知道,当年二十四诸天征战的秘密?”

    “本天想知道,直接去寻阎寰宇便是。但本天现在不想知道!你若能够将始祖血翼借于本天一段时间,倒是可以商量一二。”虚天道。

    张若尘笑了笑,道:“要不交换一个秘密?”

    “多大的秘密,能和本天交换?”

    “与真理神殿的老殿主有关。”

    虚天一双苍老的眼睛微微眯起,神情严肃了许多。

    真理神殿的老殿主,正是虚天和真理殿主的师尊。

    张若尘自顾的讲道:“大尊失踪前,秘密见过老殿主和逆神天尊的父亲等几位诸天。老殿主临终时,将大尊失踪前留下的秘密,又告诉了真理殿主。”

    “虚天知道为什么老殿主只将此事告诉真理殿主,却没告诉伱?因为,老殿主很清楚,真理殿主才是真正的大担当者,是值得托付之人。”

    虚天摇头,根本不信,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老家伙活着的时候,最看重的人,乃是老夫。修为最强,天资最高,智慧最深的人,也是老夫。”

    “大尊留下的秘密,怎么可能不告诉老夫?凭她,一个将真理奥义全部散出去的败家女,她能扛得起这杆大旗?就凭她的修为,她就扛不起。”

    虚天尽量保持语气平静,但谁都能够听出他很不平静。

    张若尘道:“修为只是其中一面,心性才最关键。真理殿主的修为,虽远不及虚天,但面对再强大的敌人,她都敢勇往直前。反观虚天,你尚不敢知晓二十四诸天征战之地,甚至不敢接手逆神碑。”

    “激将法?”虚天道。

    当然是激将法。

    在修为不够强大之前,便是张若尘自己,也不想知道二十四诸天征战之地。

    虚天冷笑一声:“说吧,老家伙临终时,留下了什么秘密?”

    张若尘沉默片刻,见虚天耐心被消耗得差不多后,道:“他告诉真理殿主,中古以来的动乱,一切的罪恶源头,都在三途河的源头。”

    “三途河的源头,三途河有源头?”虚天困惑道。

    坐在旁边的怒天神尊,眉头微微皱起,陷入深思。

    虚天道:“三途河发源于宇宙中的每一座大世界,每一颗生命星球,是亿亿万万条支流汇聚而成。哪里来的源头?”

    张若尘看向怒天神尊,道:“神尊可有听大尊提起过三途河源头的事?”

    “没有。”

    怒天神尊摇头,道:“要寻三途河的源头,必是要沿着支流一条一条的寻找。会不会是魂界?”

    魂界,为冥祖化冥之地,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张若尘道:“应该不是!若当年那一战发生在魂界,波动外溢,知道的修士应该很多才对。魂界都已经被炼化和带走,不可能是三途河的源头。虚天前辈似乎有线索?”

    怒天神尊注意到虚天的神情有异,看了过去,道:“黑暗尊主、尸魇、神界相继出世,当年二十四诸天征战的秘密,已经处于半公开化。虚天有什么想法,但讲无妨。”

    虚天掐了掐手指,道:“算一算时间,玉煌界又要开启了!”

    怒天神尊神色一凝,说出一句不上不下的话:“倒是真有几分可能性。”

    玉煌界,乃是五大史前文明遗迹之一,一个元会才开启一次。

    每一次开启,对天庭和地狱界的神灵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因为,在玉煌界中,能够找到帮助修士渡元会劫难的宝物。

    害怕渡不过元会劫难的神灵,不用说,肯定是要抓住每一次进入玉煌界的机会。而暂时不怕元会劫难的神灵,也要未雨绸缪。

    龙主就是趁上一次玉煌界开启,地狱界空虚,才将殒神岛主从命运神殿救出。

    张若尘对玉煌界所在的位置,倒是略有了解。无论是天庭神灵,还是地狱界神灵,都要沿三途河前往,且去的路,不止一条。

    除了每一个元会开启的时候,平时并不是绝对无法进入。

    传说,三途河流域就有一条秘路,平时也能进入玉煌界。只不过对修士的修为要求很高,而且非开启时间段,玉煌界极度危险。

    虚天道:“你不是想知道,本天对逆神碑有什么猜测呢?你知道阴阳路吗?”

    张若尘道:“三途河流域那条通往玉煌界的密路?”

    虚天点了点头,道:“离开三途河流域,沿阴阳路前行大概一亿神灵步,便到了阳路和阴路的岔路口。沿阳路走,通往玉煌界。沿阴路走,将通往虚尽海。”

    “虚尽海?我只在典籍上看到过’阴路险,噬神灵’的评语,据说连神王神尊都不敢走阴路。”

    如今的张若尘,不可谓不见多识广,命运神殿、阎罗族、不死血族……等等许多大势力的藏典阁都翻阅了个遍,但依旧是第一次听说虚尽海。

    由此可见,走阴路到达过虚尽海的修士,是何其之少。

    虚天露出傲然神态,道:“虚尽海,就在阴路的尽头,再往前就是无尽的虚无世界。说虚尽海,包括怒天神尊可能都颇为陌生。但要说弱水一族的盘踞之地,你们就该懂了吧?”

    张若尘眼中泛起精芒,道:“弱水原本是盘踞在虚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