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轰!”

    秦尧命令群鬼将剩余的骨灰坛埋在其他地方,施展出神火,焚烧向树屋。

    大火在轰鸣声中吞噬了庞大树身,由上至下,直入地底,烧干净了所有树根,某刻隐隐响起一道男女莫辫的悲鸣。

    “这把火,烧干净了树妖,烧掉了你们的脚镣,都投胎去吧,祝各位都能有光明的未来。”秦尧转身看向面色各异的女鬼,拱手说道。

    “能否不去投胎?”小卓抱着自己的骨灰坛,认真问道。

    “阴阳有别,即便是不去投胎,你们也不能留在阳间。而一旦去了阴间,若无户籍,被判定为黑户的话,还是会被强制性投胎的。”秦尧开口道。

    小卓蓦然间单膝跪地,低头道:“道长明鉴,我等虽说是受那老妖胁迫才做的坏事儿,但做了就是做了,即便情有可原,从轻发落,能获得投人胎的机会,可这投的胎或许还比不上今生,那又何苦来哉。更何况,能够投胎说起来是很好,然那孟婆汤一饮,忘却今生所有经历,我还是我吗?”www.

    不得不承认,她是有些深谋远虑在的。

    秦尧思索片刻,沉声问道:“那你想如何?”

    小卓举高自己的骨灰坛,双膝跪地:“请道长入主兰若寺,我等不想转生的鬼怪愿听您差遣。”

    此话一出,小蝶心底一阵懊恼。

    懊恼的不是这话内容,而是这话不是她说出来的。

    小卓将话说的很明白,受苦受难时期,翘首以盼的转世现在看来突然没那么香了。

    可以料定的是,如果秦道长就此答应下来,那么留下来的每只鬼都得承小卓人情,往后在这兰若寺内,对方必然会凌驾于其他鬼怪之上,更别说,还有那连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情况的生死符。

    想到这里,她内心突然产生了一股焦灼情绪,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秦尧,既希望他答应,又希望他别这么快答应。

    “我能给你们提供庇佑,你们能为我提供什么?”秦尧俯视向小卓,平静说道:“恕我直言,单纯论战力的话,我一人在半炷香的时间内就能打残你们所有鬼怪。”

    “资源。”小卓认真说道。

    秦尧眉峰一扬,若有所思:“这回答倒有点意思。”

    小卓松了一口气,展颜微笑:“我见识不多,但做了这么多年的鬼,结识了许多精怪,一些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懂的。

    比如说,修行越高,所需要的资源就越大,相对而言,境界提升的就越慢。

    仙道为何难成?

    主要原因便是僧多肉少,世界资源经过千万年的掠夺,五湖四海内的灵物越来越少。

    您是道士,肯定不会让我们去勾引男人,获取精气,那么我们脱开身,便能做一些其他事情。

    比如说,出门寻找天材地宝,灵药灵草,按比例上缴宗门,代价是如果遇到什么狠人,您会为弟子提供保护。

    再比如说,当今乱世,妖魔横行,如果我们能保护那些凡人,是不是可以适当的收取一些保护费用?

    这些钱,又能换成各种各样的资源,反哺到您身上。

    总而言之,简而总之,就是整个宗门的人都是您收集资源的工具,就像世俗界的皇帝,皇权延伸之处,所有资源尽可调动。如果这都没有意义的话,那什么还有意义呢?”

    秦尧笑了笑:“你这份见识与谈吐,倒是颇为不俗。”